-

豪車的銀色鷹隼標誌在月色下泛出森冷的光澤,與年代感濃鬱的祠堂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幾個霍氏集團施工隊工作人員看見大老闆來了,迎上來:

“霍總,鐘鎮長和鎮民們都在裡麵,正等著您。”

蘇蜜透過車窗,看一眼曆史悠久的祠堂,忍不住吸了口氣。

真想不到這個小鎮,居然還保留著這樣的祠堂。

看起來,完全脫離了現代社會,簡直可以直接拍古代穿越劇了。

也難怪潭城這麼多商人想買下這個小鎮。

祠堂的門開著,隱約能看裡麵站滿了人,應該都是鎮上的百姓。

喧鬨聲,傳出。

霍慎修對韓飛先吩咐下去:“送夫人先去酒店。”

蘇蜜卻說: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韓飛從駕駛座轉過頭,低聲:“夫人,這些鎮上的人都很野蠻粗魯的,不像潭城那麼文明。萬一起了衝突,怕是會驚了您。”

蘇蜜堅持:“冇事。需要的話,我可以更粗魯野蠻。”

霍慎修:“……”頓了頓,仍舊道:“你在這裡也做不了什麼。”

“你太小瞧我了吧,要不然我跟你一起來做什麼?難道就是坐在車子上看戲?”

霍慎修見她決定了,也就冇說什麼了。

蘇蜜正要推門下車,卻聽他攔住:

“坐著。”

……

祠堂庭院裡。

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與一個同齡的胖女人,正對著鎮上人唾沫橫飛地說著:

“待會兒等霍氏的大老闆來了,咱們一定要團結要錢!否則,就不讓他們施工!”

說話的正是銅陵鎮的鐘鎮長與老婆。

底下,一群鎮民一呼百應:“是,鎮長!”

施工隊的工作人員帶著韓飛邁入。

鐘鎮長看見對方,停住話,皺眉:“你是……”

韓飛不卑不亢:“霍氏集團總裁特助。”

鐘鎮長冷笑:“你們老闆來了?”

韓飛不置可否,做了個請的手勢:“出去吧。霍總在外麵。”

鐘鎮長與一群鎮民皺起眉:“他怎麼不進來?”

韓飛微微一笑:“不好意思,你們還不配讓霍總親自進來見你們。”

喧嘩聲迭起!

“好大的口氣!”

“這氣勢還真大,來了都不進來,讓我們屁顛顛過去?”

“我擦,以為有錢了不起啊!”

“我們還就不出去了,讓你老闆進來!”

韓飛早就料到這群坐地起價的刁民冇那麼好說話,淡淡:

“第一個出去的人,家裡房價漲兩成,第二個,漲三成,以此類推。要不要出去,隨便你們。”

鎮民們愣了三秒,隨即以賽跑的速度衝了出去!

鐘鎮長看見剛剛還堅定不出去的鎮民現在個個跑都來不及,氣歪了臉,隻聽韓飛戲謔飄來:

“鐘鎮長,還不想出去?”

鐘鎮長一咬牙,帶著老婆也走了出去。

祠堂門口的空地上,一輛黑色賓利停在蒼涼月色下,神秘與威嚴並存。

車子下方,守著霍氏集團的工作人員。

半開的車窗內,隱隱能看到一襲頸脊冷硬,曲線碩魅的側影。

雖然看不清楚容顏,卻讓銅陵鎮的人剛纔囂張的氣焰,儘數消失。

車外的人都屏住呼吸。

韓飛走到車邊,彎下腰,對著車內人低語了一番。

低啞得讓人耳膜微震的嗓音從車內飄出來:

“鐘鎮長想跟我談什麼。”

聲音如天籟飄來,震懾人心。

鐘鎮長終於緩過神,恢複了剛纔氣勢洶洶的樣子:

“你們集團給的價格低了!我們要求再加五倍!”

其他鎮民也都跟著嚷起來:

“是啊,不然就不賣給你們!不讓你們施工!”

韓飛冷道:“你們太貪得無厭了!霍氏集團給你們的價格,已經是所有地產商中最高的了,你們連合同都簽了,現在臨時反悔,坐地起價,要求加五倍?怎麼不上天?做人總要有點誠信!”

幾個鎮民擺出無賴嘴臉:

“那我們不管!你們是大集團,比我們有錢,我們隻是普通老百姓,你們多給我們幾個錢,又不掉塊肉!”

“可不是,對你們有錢來人說,多出幾個錢又有什麼關係?”

“總之,你們霍氏要是不肯多給錢,我們就不讓你們施工,要是你們強行施工,我們就把你們的施工給拍下來,放上網,就說你們強拆!到時候,外人肯定同情我們!你們霍氏就等著被罵死吧!”

霍氏幾個工作人員見一群人蠻不講理,大吵大鬨,上前想要壓製。

鐘鎮長遞了個眼色給老婆。

鎮長老婆立刻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起來:

“哎喲,大家快來看啊,有錢人要對我們動手啊……”

鐘鎮長立刻拿出手機:“你們要是敢動手,我就拍下來發上網,讓大家看看你們大集團的黑社會作風!”

車內,蘇蜜聽得直皺眉。

這不典型的我弱我有理嗎?

既然已經簽了合同,銅陵鎮的地,現在已經屬於霍氏所有了。

這些人,拿了錢還嫌不夠,霸著不走,威脅加價,跟土匪有什麼區彆?

現在的網民都容易被煽動,這些人要是真的拍些哭哭啼啼的視頻放上網,霍氏集團肯定會被影響!

卻聽身邊男人冰涼戲謔的聲音漾出,打破夜色中的嘈雜:

“想要拍視頻發上網,冇人攔著你們。韓助理,即刻聯絡集團律師團隊。”

鎮民一下子被鎮住。

“惡意誹謗中傷,輕則監禁一年,重則三年以上,且要承擔給對方造成的一切經濟損失。還不起?沒關係。房子可以抵債,兒孫後代也可以接著還。祝好運。”

字句從車窗內飄出,三分譏哨,七分震懾。

眾人倒吸口氣,被壓下來。

他們隻是想多加點錢而已,冇想過鬨這麼大,甚至坐牢,牽連子女……

都紛紛望向鎮長。

鐘鎮長見眾人看著自己,咬牙:“彆被他糊弄了!他這是在嚇唬我們呢!告我們?拿什麼告?無證無據的,我們拍個視頻放上網又不違法!網民肯定還是向著我們!"

鎮長老婆也附和著丈夫,夫唱婦隨:“是啊!我們都是為了大家好!想讓大家多得點錢!這些有錢人的錢,不要白不要!大家可彆被放棄了!堅持下去!”

話音甫落,卻見車門一邊被人推開,一襲纖巧身影下了車。

宛如火玫瑰,刹那照亮天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