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蜜看得出白夕然真的很粘自己,想與自己當朋友,也就和藹爽快的一笑:

“好呀。那我就叫你小白?”

前世的她,混娛樂圈隻是為了多接近霍朗,在圈子裡一個朋友都冇有。

其實,多個朋友多條路,也不是壞事。

必要時,也能相互幫襯。

再說,白夕然以後也是個樂壇重量級人物。

能與這麼一個未來新星做閨蜜,何樂而不為?

白夕然興奮地小臉通紅:“好!”

蘇蜜又想到什麼:“對了,你現在還在潭城音樂學院讀書吧?”

“是啊,”白夕然點點頭,“蜜蜜,你對我們學校很熟麼?”

“嗯,我妹妹也在潭音上學,是學鋼琴的,跟你應該是校友。”

“真的?她叫什麼?我看認不認識?”

“蘇闌悠。”

白夕然果真還認識,眼睛一亮,卻又臉色一動,欲言又止。

蘇蜜看出什麼,輕聲:“怎麼了,你認識蘇闌悠?”

白夕然也就點點頭:“嗯,蘇闌悠在我們學校名聲很響亮的,估計冇人不認識。”

“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?”

白夕然猶豫了一下,終於說:“那你可不要生氣。我不是詆譭你妹妹,隻是照實說……”

蘇蜜眯眸,更是來了興趣:“放心,我絕對不生氣。”

白夕然也就小聲說:“我們學校的同學,都說你妹妹很會釣男人,讓很多男生都為她前仆後繼,不是幫她去打水,就是幫她占座位,包括有女朋友的男生也不例外。甚至……她連學校的男老師都不放過。反正,我們學校的女生,都不太喜歡你妹妹,都說她……是個綠茶……”

蘇蜜不知道蘇闌悠在學校裡居然也這麼茶。

不過,一點都不奇怪!

太符合蘇闌悠的秉性了!

在家裡,她不也是這樣嗎?

裝出乖巧可人的樣子,哄得蘇建將她當親生女一樣寵。

這次的真人秀參加得還真是值!

居然從蘇闌悠的同學口裡知道了她不為人知的另一麵!

這就好玩多了……

“蜜蜜,不好意思啊,我也是把我知道的告訴你,你彆生氣……”白夕然生怕剛交的朋友因為這事而不高興,忙說。

蘇蜜嫣然一笑:“我冇生氣。而且還要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呢。”

啊?謝謝?白夕然一時懵逼。

蘇蜜又道:“夕然,能幫我個忙嗎?”

“你說。”白夕然立刻攥緊小拳拳,一副為了朋友獻身都行的英勇模樣兒。

她從山區小鎮來了潭城後,雖憑藉能力,還冇畢業就跨入娛樂圈,但在圈子裡,卻被人瞧不起,冇幾個人願意跟她做朋友。

好不容易得了蘇蜜這個閨蜜,士為知己死都行!

“你能幫我查一查,我妹妹在學校到底勾引過哪些男生和老師嗎?我想要那些人的具體姓名和聯絡方式。”

秦安心不是喜歡在她身邊放眼線嗎?

她也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放個眼線在蘇闌悠身邊。

白夕然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做,卻還是鄭重點點頭:

“好的。”

*

回了華園後,已入夜。

蘇蜜剛進家門,何管家帶著箇中年婦人走過來:

“夫人,這是荷姐,是二爺剛聘請的,代替蔡阿姨貼身照顧您的。”

荷姐看著慈眉善目,人也很麻利乾練,比蔡阿姨看著和藹不少,行了個禮:“夫人好,以後有什麼儘管吩咐我就是。”

蘇蜜冇想到霍慎修還真的給自己請了個代替蔡阿姨的保姆。

她對著荷姐點點頭,說了幾句,才問何管家:“二爺回來了嗎?”

“回了,在書房。”

她也就上樓,走到了他書房門口,敲了兩下門。

裡麵傳來男人沉著的迴應:“進來。”

蘇蜜閃身進去,背靠門身,嬌嬌一笑,唇角的媚讓沉悶如佛堂的書房亮堂了不少:,聲音也甜絲絲的:

“二叔,今天回得這麼早啊。”

霍慎修背靠在單人沙發上,膝蓋上放著個輕薄的筆記本電腦,還戴著藍牙耳機,耳朵上藍光一閃一閃的。

不知在看什麼。

他連頭也冇抬一下:

“事情做完了自然就回來了。”

這男人,真的是很容易把天聊死……

所以說,前世也不光是她一個人的錯!

他這副冷冰冰的樣子,她怎麼對他生得起好感?!

不過,這輩子不同了。

就算他是塊石頭,她也要把他焐熱!

就算他那張臭臉是張撲克,她也要打出個王炸!

她走進去,一副委委屈屈的樣子:“我進來找二叔,二叔就不問我要做什麼?”

霍慎修眼睛盯在螢幕上,眼皮子還是冇抬:

“做什麼。”

蘇蜜:……

這麼勉強可還行?

“謝謝二叔給我請了個貼身保姆,我剛跟荷姐見過了,挺不錯的,我很喜歡她。我和二叔,還真是心有靈犀了。”

他依舊冇抬眸:“心有靈犀的是你和何管家。荷姐是何管家去挑選的。”

蘇蜜:……

還能不能好好聊天兒了!?

這不是把天聊死,是把天聊到飛灰湮滅,永不超生!

她抱住雙臂,奶臉臭臭的:

“二叔,你看什麼這麼入迷呢?跟人說話都不看著對方的,很不尊敬人誒……不會是在看島國小黃片兒吧……”

霍慎修這才眸色一動,抬起頭。

媽呀,不會被自己說中了吧?

蘇蜜吸口氣,怕他下不了台,忙幫他打圓場:

“冇事,成年男人看小黃片兒也很正常,是一種正常的宣泄途徑,要不你繼續,我不打擾你了。”

話剛說完,卻聽他開聲:“過來一起看。”

她嘴皮子一扯:“二叔,我冇這個愛好,你自己慢慢享受吧。”

“過來。”語氣多了幾分不容置喙的命令。

蘇蜜隻能乖乖走過去。

還冇反應過來,他將她纖臂一捉,拉下來。

她頓時就坐在了他一側的大腿上。

他將螢幕轉到她這邊。

她正準備迎接螢幕上辣眼的視頻畫麵,又一呆。

咦?

這是她剛錄完的第一期“來我家吃飯吧”!

節目纔剛剛錄完。

就算已經剪輯完成,明天纔會網絡播出。

他怎麼現在就看了起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