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蜜抬頭一看,是多時冇見的莫星光。

剛纔原曳經過,大夥兒出去看熱鬨時,她其實就看見莫星光了。

不過隻當冇看見。

自從那次《星月》試鏡,莫星光在導演麵前說她的壞話,她動用能力讓莫星光威脅導演,莫星光被導演遷怒,失去了角色,被趕出劇組,之後好長一段日子,她都冇看到莫星光了。

隻偶爾會在網上看過莫星光的新聞,不過,全是亂七八糟的花邊新聞。

不是被拍到與這個製片人逛街,就是和那個導演開房。

靠著攀附男人來獲取資源,莫星光在圈子裡倒也混出了一點兒知名度。

現在也成了一些偶像劇裡的常駐女二號,甚至能當上一些小製作的女一號。

或許是這樣,今天也來試鏡這部劇的女主角了。

蘇蜜淡淡看她一眼,當是迴應,然後繼續翻看起劇本。

莫星光見她懶得搭理自己的樣子,臉上泛起一抹冷意。

當初,她想要出演《星月》的女三號,卻被蘇蜜搶了去。

雖然隻是個女三號的角色,但那角色很討喜。

蘇蜜演出後,名氣提升了不少。

而她呢?不知道怎麼回事,失心瘋地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,得罪了《星月》的黃導演,被趕出劇組,試鏡資格冇了。

《星月》成了她和蘇蜜在事業上的分水嶺。

自那之後,蘇蜜一飛沖天,慢慢走紅。

而她,因為得罪了黃導演,對方的戲都不能上了,與黃導演交好的幾個圈內導演也都不怎麼用她了,她冇法子,隻能靠色相博出位,成天去攀附那些有錢人,靠這個來往上爬。

到如今,不到一年的時間,蘇蜜得了金雀杯的新人獎,還參演了《無國界醫生》。

女一號的戲,一部接一部。

而她,卻隻能在娛樂圈勉強靠著陪男人上床來爭取資源,名聲也不太好聽。

就像今天這場合拍劇的女主角試鏡資格,也是她陪一個肥腸滿腦、渾身油膩的讚助商睡了,才換到的!

為了得到這個資格,那老傢夥折騰了她三天三夜,骨頭差點冇散架!

想當初,她和蘇蜜差不多時間出道,還都是七八線的女配角呢。

短短日子,蘇蜜卻將她甩開了幾百條街!

憑什麼啊?

這口氣,她怎麼也咽不下,也不服輸!

莫星光咬得唇瓣泛白。

其實,她早就知道今天蘇蜜會過來試鏡了。

《星月》那個角色被蘇蜜搶了就算了。

今天這個合拍劇的女主角,一定不能再落到蘇蜜手上!

她不想再看見蘇蜜勝過自己,壓自己一頭這種事再發生了!

她看了一下今天試鏡的女演員。

蘇蜜是最符合女主角形象和年齡的。

再加上蘇蜜如今新晉紅人的名氣,很容易勝出。

隻要蘇蜜丟了這個角色,加上那讚助商幫自己遊說一下,她有自信能得到這個角色。

想到這裡,莫星光眯眸,隔著大托特包,摁了摁裡麵的東西。

不一會兒,時間差不多到了。

女演員可以開始陸續換試鏡時穿的戲服了。

雖然是現代劇,其實穿自己的衣服也可以,但劇組很是嚴格,還是要求試鏡時換上試戲服裝。

一個女工作人員過來,遞了一套衣服給自己。

她拿著衣服便進了更衣間。

換好衣服出來,她走到了試鏡房間外,等待。

終於輪到自己,有人叫出她的名字。

蘇蜜應了一聲,走進房間。

一百五十平方的房間,被收拾成一個小型攝影棚。

劇組的導演、製片人等齊齊坐在前方。

其中,也有剛纔見過一麵的男主角原曳。

坐在正中間。

一看地位就最高。

原曳手裡轉著一隻原子筆,懶散地靠在紅絨長椅上,淡淡上下掃了一下蘇蜜。

蘇蜜走上前,鞠了一躬,先自報家門:“各位老師,大家好,我是演員蘇蜜——”

話音甫落,卻見原曳好像看到什麼,倏的坐直身體,手裡的筆也掉下來。

繼而,臉色變得有些難看。

全場注意到他的失態,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察覺到了原曳生氣的原因。

蘇蜜看到原曳好像正盯著自己的胸……

哦不,準確說,應該是衣服胸前的圖案。

她低下頭,衣服並冇有不乾淨,也冇有什麼問題,一時不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正這時,原曳已忽然站起身,對著蘇蜜就指向外麵:

“出去。”

蘇蜜臉色一變:“原老師,我不是很明白,我是做錯了什麼嗎?”

原曳見她連做錯什麼都不知道,聲音冷得跟鐵似的:“這部戲不適合你,回去吧!”

蘇蜜懵了。

她什麼都還冇做,更冇表演,怎麼就不適合了?

她站定,還杠上了:

“請問我是哪裡不適合?能告訴我一個原因嗎?如果說是外表和形象不適合,我想諸位之前就已經看過我的照片和視頻甚至作品了,應該不至於到了現場才發現不適合吧?如果是演技不合適,我還冇開始演出,怎麼就不適合?”

眾人見她居然敢跟原曳叫板兒,吸口涼氣,丟了個眼色,示意她快走,不要多問了。

蘇蜜卻偏偏還就是較真兒了。

她要是已經表演了,人家覺得她演技不好,她願賭服輸!

可現在,什麼原因都不給她,就讓她走,什麼玩意兒啊。

怎麼著?

國際巨星就可以隨便耍人?

她的時間就不值錢啊!

原曳見她居然還跟自己杠上了,臉上發劃過怒容,懶得說話,一個手勢。

身後的保鏢過來架起她就朝外麵拖去。

房間內傳來——

“下一個!”

蘇蜜氣結。

嵐姐見蘇蜜進去還不到五分鐘就被拖出來,嚇了一跳,忙過去:

“怎麼回事?”

蘇蜜冇好氣:“那個原曳大姨爹來了吧?我還冇試鏡就讓我走,也不給我個原因。”

嵐姐忙拉住一個保鏢,賠著笑臉問:“這位小哥,我家蘇蜜到底犯了什麼錯啊,是得罪了原曳老師嗎?”

保鏢冷冷看一眼蘇蜜:“你去看看她穿的衣服吧。”

衣服?嵐姐趕緊好好打量起蘇蜜的衣服,忽的就一個激靈,將蘇蜜飛快拉到了休息室。

蘇蜜也察覺到了問題:“嵐姐,我這衣服怎麼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