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慎修回答:“她坐的車刹車失靈,撞到了花壇,幸虧人冇事。”

本來他也在想,自己會不會太多疑了,或許那司機真的冇人指示。

然而今天發生的意外,讓他冇什麼懷疑了。

這小女人來M國後,意外一宗接一宗,總不可能都歸結於運氣不好。

今天的金家車子刹車失靈,也怕是之前指示司機的人安排的。

龍鼎昊聽他這麼說,也屏住呼吸,冇說話了,許久才道:

“看來,如果這司機背後真的有人,肯定是給了他很大的好處,或者在M國後台很硬,才能讓他寧願被打死,都不敢爆出來。話說回來,蘇蜜到底得罪了誰?那人居然這麼搞她?……”

霍慎修眼眸一動,暗下去,冇說什麼,隻道:

“你不是說那司機出獄後一直冇跟什麼人特彆接觸過嗎?買通他的人,也不一定非要等他出獄後才接觸,去查查,他在坐牢期間,有冇和誰接觸過。”

龍鼎昊一愣,笑起來:“還是二爺腦子活絡!行,一有結果就跟你說。”

兩個男人說了幾句,掛了電話。

書房內恢複於寂靜中。

霍慎修站在落地窗邊,盯著窗外的樓下。

從書房的窗子望出去,大半金家都落於視線中。

月光與路燈的交相輝映下,一半落於光亮,一半隱於黑暗。

金家隱藏於金碧輝煌下的隱秘,似乎就如同此刻的夜景。

龍鼎昊說得冇錯。

那個司機在獄中被打,卻都不肯說出背後主謀,隻能說明一件事——

那個背後主謀在本地位高權重。

在本國位高權重的人,並不算多,尤其是與蘇蜜有關聯的人,就更不多。

隻有一個,金家的人。

他其實早就懷疑,可能是金家的人,然而,因為冇有任何證據,無法肯定。

直到今天這件車禍意外發生,卻是基本能肯定了。

金家的車子刹車失靈,如果是人為破壞,除了金家內部人員,還有誰能輕易做到?

但——

是誰非要置蘇蜜於死地不可?

金氏是大家族,人太多太雜,彆說金氏內部各房各枝各派係,光是拿督府的固定傭人,就有五十人以上。

而且,如果真的是金家人做的,難道不該是針對他,想害他嗎?

他自己要是在M國遇到意外,一點不奇怪。

畢竟身為金鳳台流落在外的長子,才應該是不少金家成員的眼中釘。

金家有人想除去他,太正常了。

這幾天跟著金鳳台和金家幾房親戚見麵,他看得出來,那些親戚們對自己表麵客氣,實則看著自己,都虎視眈眈,警惕異常。

金鳳台本來隻有厲承勳這個一個兒子,還是個殘疾。

金家不少親戚都揣著不軌心思的,想著等金鳳台百年後,厲承勳這身子怕是很難繼承家業,那麼,金鳳台的爵位、拿督府的家業,他們這些親戚都能分一杯羮。

但現在,他這個長子回來了,打破了那些金家親戚的美夢。

就算厲承勳不行,拿督府也有他的繼承。

那些親戚美夢破碎,自然視他肉中刺,恨不得他能出點事。

他也做好了心理準備,此次回金家認祖歸宗,會被人暗中打壓。

隻是冇想到,現在頻頻遇到意外的,不是自己,卻是蘇蜜。

念及此,他眼眸微眯,色澤與窗外的夜色一起跌下去。

不管是誰都好,這個幕後人想要除掉蘇蜜的心思,也是很堅決。

一次不行,又來一次。

狠辣至極。

所以,無論如何,還是快點回國,對那小女人比較安全一些。

夜色又加深,霍慎修才收起心思,轉身離開書房,回了隔壁臥室。

他怕蘇蜜已經睡著了,不想影響她的休息,上了自己靠外麵的那張床。

剛一掀開被子,卻發現裡麵竟是有一團軟綿綿的小人兒。

被子裡的人見他回來,衝進了他懷裡,攬住他腰,嗲嗲的聲音差點就讓他把控不住:“大半夜的跑去乾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?”

他氣笑,定了定心神,將她摟住便一起躺下來:“給韓飛打電話訂機票。”

她這才哦了一聲。

他在被子裡不懷好意地拍拍她柔軟處:“怎麼還冇睡?”

“我跟嵐姐發資訊銷假,說應該過兩天就會回國了…結果聊著聊著,就忘記時間了。”

因為在M國多留了一陣子,她之前給嵐姐那邊發了微信,幫自己給劇組那邊請個假。

所幸她在《當你沉睡時》這部劇的戲份基本已經殺青,回國也就是補幾個結尾的鏡頭。

嵐姐雖然同意了,但還是每天催她,問她什麼時候能回國。

好不容易今天他說要回國了,她當然要第一時間跟嵐姐說一聲。

不知道是不是想著馬上要回潭城了,小女人說話的語氣都輕快了不少。

人也格外熱情主動了。

他貼住她軟兮兮的後頸窩,嗅著她身上那種脂香與奶香混為一體的氣息,無意識地迴應:“嗯……”

她被他碰到了癢癢肉,耳尖也紅得發燒,翻轉過身子就摟住他脖頸:“二叔,你不會騙我吧…後天真的能回國吧?”

他受不住她的親昵,熱氣沉沉地迴應:“不騙你。”

“萬一金先生使勁留你呢?”

“他留他的,我們走我們的。”

“那要是滋雅情緒還是很差,或者又出了什麼事呢……”她不想烏鴉嘴,可就是忍不住。

他再懶得回答她,直接就一個翻身,將她壓在身下。

**

第二天一大早,蘇蜜還冇起來,霍慎修起來就先去找了金鳳台,道明瞭離意。

金鳳台知道,若不是滋雅為了救他和蘇蜜,出了事,他早就走了。

滋雅稍微好些,他遲早要提出離開的。

但此刻聽他提出離開M國,還是失落不已:“慎修,要不再多住幾天?”

這一回華國,想讓他再過來,又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機會了。

“這次已經打擾很久了。”

金鳳台知道他主意已定,隻能歎了口氣:“那我讓人準備踐行宴……”

正說著,門外傳來敲門聲。

霍慎修過去拉開門,是一臉驚慌的厲曼瑤。

金鳳台見狀,走過來:“曼瑤,發生什麼事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