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也就是說,她的病隻要一直不好,就可以不用這麼快回去啦!

那她——

可以裝病啊!

……

課程結束後,秋姐疾步走進來,將蘇蜜拉到一邊,低聲提醒:“太太打電話回來,說是要提前回來,估計快回了。”

今天蘇蜜來上課,也是秋姐提前跟她說,萬滋雅出去逛街,纔過來的。

她聽了,示意知道了,轉身回到金蔚萊身邊,蹲下來:“蔚蔚,對不起哦,本來說下了課就讓你和小酥寶一起玩會兒,可糖兒老師家裡有點急事,隻能先走了,下次你們再一起玩,好不好?”

金蔚萊雖然很失望,卻也隻能點頭。

蘇蜜牽著金蔚萊出去,交給姚芸帶進主屋。

秋姐則送著她與小酥寶一路出去。

出門後,蘇蜜讓小酥寶先上車,然後對著秋姐將剛纔從蔚蔚嘴裡得知的事情,說了。

秋姐聽了,臉色一動:“你是說,蔚蔚小姐生病,是……是太太故意做的?”

這麼多天了,她當然也看出萬滋雅對蔚蔚小姐的不上心。

可蔚蔚小姐到底也是萬滋雅的女兒。

天下冇有哪個母親會故意讓自己孩子生病,就是為了取悅老公吧?

這什麼人啊。

蘇蜜不置可否,隻低語吩咐了一番。

秋姐聽了,也就嗯一聲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蘇蜜轉身上車,飛馳離開。

……

十五分鐘後,萬滋雅帶著大包小包下了車。

秋姐帶著傭人上前幫她拎過購物袋,發現她臉色紅潤,看起來心情超級好,倒不像是購物帶來的好心情,臉色一動,邊陪著她進去,邊試探:

“太太今天心情還不錯。”

萬滋雅也就笑著說:“秋姐,快,快去準備一下,二爺明天要來,多做些菜,再從酒莊那邊采購些好點的紅酒。”

秋姐一怔:“啊?哦……好……”

萬滋雅喜氣洋洋地上了樓。

剛剛逛街時,她又跟平時一樣,嘗試著跟霍慎修發了好幾條簡訊,希望他能來會館,還說給蔚蔚找了老師,最近蔚蔚在學跳舞和彈琴,想表演給他看。

本以為他會跟之前一樣拒絕。

冇料到,他竟答應明天忙完工作,傍晚過來一趟了。

太好了!

回了房間,萬滋雅直接就去女兒房間,告訴了明天霍慎修要來的事,又叮囑:

“蔚蔚,你最近的舞學得怎麼樣?記得今天多練練,明天在爸爸麵前跳好點哦!”

金蔚萊看著萬滋雅激動的臉色,默默點點頭。

萬滋雅囑咐完,顧不上女兒,回房間去試今天剛買的衣服了。

明天霍慎修就要來了。

要打扮得漂漂亮亮見人。

**

第二天傍晚,萬滋雅接到韓飛的電話,知道霍慎修快到了,便就領著女兒站在門口,翹首以待。

終於,看見一襲熟悉的長影在韓飛的伴隨下,被秋姐領著,朝這邊走過來。

她喜出望外,捏著女兒的手都快出汗了。

等來人走近,便脫口而出:“來了……蔚蔚,快,叫人。”

金蔚萊抬起頭,正迎上男人回家如上墳、冰涼無溫度的臉,淡漠地叫人心裡發慌,小身子板兒顫抖了一下,垂下頭。

萬滋雅一蹙眉,還冇來得及催促女兒,霍慎修啟唇:“不用了。”抬步跨入玄關。

萬滋雅一怔,忙牽著女兒跟著進去,隻見霍慎修已經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,雙臂搭在扶手兩側。

她帶著女兒過去:“二爺,我們先吃飯吧。我讓秋姐做了好多菜,都是你喜歡吃的……”

“不用了,”霍慎修瞥一眼韓飛:“帶蔚蔚小姐先出去玩會。”

韓飛立刻牽著金蔚萊先出去了。

萬滋雅陡然有些緊張:“二爺……”

霍慎修清漠眸子盯著她:“蔚蔚的病差不多痊癒了,剛纔看著也很精神,今晚,你們就坐紅眼航班回去吧。”

萬滋雅激動了一天的心,瞬間就從沸點降溫到冷卻。

原來他今天願意過來,隻是想確定蔚蔚身體好了冇,然後趕她們母女兩回M國!

而且還等不及了,今晚就要送她們回去——

有這麼急嗎?

“二爺,你就這麼想我們回去嗎?就這麼不想看見我們母女倆嗎?”她顫抖著聲音,看著沙發上正襟危坐的男人,捏緊的掌心在發抖。

霍慎修並冇否認,卻也冇說話,神色已經說明一切。

萬滋雅心越發涼了一片,四年的冷落卻已早就讓她習慣了,片刻就振作起來,擠出個淒涼的笑:“好,但起碼你也能跟我們吃個飯吧。吃了飯,我再帶蔚蔚走,好不好?”

霍慎修看都冇看餐桌那邊的滿桌子豐盛:“吃過了。”

萬滋雅鼻子發酸。

一頓飯都不肯給她。

一頓飯的時光都不肯給啊。

這個男人,對她為什麼這麼吝嗇……

她強忍淚,搬出女兒:

“那讓蔚蔚給你表演一下最近學的東西,好不好?蔚蔚學了這麼久,就是為了讓你看看她的努力……求你了,二爺,你對我冷淡就算了,對一個孩子,你冇必要這麼殘忍……”

“二爺,你就看看,就當是看小貓兒小狗表演……看完了,我就帶蔚蔚走。”

霍慎修蹙眉,似乎也懶得跟她多說什麼,更不想她繼續找理由,隻當是默認了。

萬滋雅喜形於色,忙讓傭人去把金蔚萊給叫回來。

金蔚萊被叫到了霍慎修麵前,剛剛和韓飛玩得通紅的小臉,再次繃緊,垂下臉,不敢直視。

霍慎修看著她:“你媽媽說給你找了個老師,教了你不少東西。學了什麼?”

金蔚萊抿抿唇,才鼓起勇氣:“跳舞,鋼琴。”

“還真不少。”

萬滋雅忙說:“蔚蔚,走,帶爸爸去你上課的會客廳那邊,表演給你爸爸看。”

霍慎修也就站起身,跟著兩人走出主屋,朝會客廳那邊走去。

剛開門,進入廳內,從屋外剛進室內的溫度與空氣的驟然變化,讓霍慎修驀然一動。

似乎有一股熟悉的味道,直接撲麵而來。

這味道,他太熟悉了。

S家的椰林輕嵐香水。

這是蘇蜜最喜歡用的香水。

可怎麼會……

為什麼這裡會有椰林輕嵐的香水味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