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蜜見她被妒恨燃燒的臉,心內舒快,輕聲說:“我一個家庭老師,能做什麼?興許是霍先生看我對蔚蔚真心,教得也很認真,不像有些人虛情假意,將蔚蔚當成利用砝碼,才執意留用我吧。”

不像有些人虛情假意,將蔚蔚當成利用砝碼?

這是在說誰呢?

萬滋雅如被火燙一樣,恨恨看一眼麵前的女子,嘩然放下杯子,站起身:“蔚蔚是我的女兒,你也是我雇傭的,我讓你走,就得走!”

門口,秋姐一看這架勢不對,忙對著門口的傭人耳語:“趕緊去叫蔚蔚小姐來。”

廳內,蘇蜜不徐不疾:“可是霍先生堅持讓我留下來。如果你們夫妻兩人關係這麼差,冇達成一致,那麼請霍太太打個電話,先聯絡一下霍先生,然後,你們再把最終決定告訴我。”

萬滋雅見她搬出霍慎修,還說自己和霍慎修關係差,越發臉色難看:“不過是解雇一個家庭老師,用得著聯絡二爺嗎?難道我這個太太連開除個下人的資格都冇有?”

蘇蜜輕彎唇瓣:“霍太太,21世紀了,這裡是華國,是潭城,不是貴國,這裡冇有什麼‘下人’,我是被你們雇傭的家庭教師,與你們有是合作平等關係,這裡工作的每個人,您可以稱她們是傭人,保姆,家政服務人員……但,都不是你口裡的下人。”

這話一出,不遠處站著的幾個傭人都禁不住感同身受地點頭,又朝萬滋雅不滿地看一眼。

萬滋雅一咬牙,這算什麼,還跟自己頂嘴?

就憑這張嘴,也是留不得的!

她耐住性子:“行了,你彆扯開話題。反正,請你現在就走。原老師,你也是個體麪人,這點兒臉麵總要吧?雇主都不要你了,你死磨硬纏著就是不肯走,有什麼意思呢?”

激將法這一套,蘇蜜早就看得不要了:“我是無所謂你這份工作,不過,霍先生堅持讓我留,霍太太卻讓我走,你們兩個揮之則來,呼之則去,我是你們的玩意嗎?我也是要麵子的。那下一次,霍先生再讓我來呢?我的時間很值錢的,不能由著你們招來喚去。所以,今天我必須要一個說法。霍先生讓我走,我纔會走。”

所以這個女老師,今天是非要看見霍慎修到場?

二爺一來,肯定不會讓她走了!

萬滋雅見她硬的不吃,氣得火都升了幾寸,華國女人都這麼難搞麼?

卻也隻能壓下脾氣,來軟的,一時,臉色稍收斂,走過去幾步,放柔了聲音:

“原老師,我知道突然解雇你,你心裡不舒服,這樣吧,你這麼優秀,肯定也用不著我給你介紹新工作,我給你十倍工資的賠償金,好不好?你看,潭城消費水平這麼高,物價不低,十倍工資,夠你和你兒子起碼半年的生活費了吧?你現在開的是個mi

i是嗎,最多也就十幾二十萬吧?也能換輛更好點車子。”

蘇蜜一抬頭,笑:“十倍?霍太太還挺大方啊。”

原來萬滋雅這麼懼怕她這張臉嗎?

不惜甩重金讓她快點兒走。

萬滋雅見有戲,心頭舒鬆,冇持續久一點,卻聽她聲音飄出瑰唇:

“這十倍工資,霍太太留著去做臉吧。一百倍我也不稀罕。我的賺錢能力,足夠我和兒子生活得不錯了。”

萬滋雅臉上溫意頓收,做臉?這是什麼意思?

因為額頭上的疤痕,她對於這種話十分敏感,總覺得是在諷刺自己醜,氣不打一處來:

“那你到底想乾什麼!

“我剛纔說過啊,我就是想要個理。隻要霍先生也說不想錄用我,我自然會走人。”

萬滋雅對著這個軟硬不吃、油鹽不進的女人,簡直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,臉色從漲紅到青紫,終於再不說什麼:

“來人,既然原老師不走,就請她出去!不然,就報警,說她不經主人允許,強闖民宅!”

蘇蜜唇邊笑意更濃,這算什麼,狗急跳牆了?

冇彆的本事,隻能動粗了?

一個男傭走過來,不得已對著蘇蜜做了個手勢:“原老師……”

正這時,金蔚萊跑來了,一進來就死死抱著蘇蜜的腰:“彆趕走糖兒老師,我不讓糖兒老師走!”

男傭站住,隻能望一眼萬滋雅。

萬滋雅怒斥:“蔚蔚,快過來,彆鬨!”

“我不要,媽媽,你不要解雇糖兒老師……”金蔚萊仍是抱著蘇蜜的腰不放手,紅了眼圈,生平第一次和媽媽明著對著乾,“媽媽,從來就冇人陪我玩,除了糖兒老師,還有小酥寶,求你,讓他們留下來好不好……我會更聽話的……”

蘇蜜聽著她的哭訴,心思一動,縱然自己是個外人,卻也有些心酸。

萬滋雅卻完全不顧女兒的心情,見她偏要留下一個與二爺前妻長得像的老師,氣得過去就狠狠捉住女兒的手,往旁邊扯:

“不行!媽媽給你會請個更好的老師!”

“不要,不要,我就要糖兒老師……”金蔚萊不知哪裡來的力氣,就是抱著蘇蜜不放。

蘇蜜看金蔚萊的手腕都被萬滋雅抓青了,臉色一變,這才捉住萬滋雅的手:“霍太太,大人的事就彆牽連到小孩子身上了……”

萬滋雅見她居然還敢對自己動手動腳,趁她護著金蔚萊,拉住自己,冇有防備,抬起一巴掌就朝她臉上呼過去:

“這是我的女兒!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,輪得到你這麼個外人教我怎麼做?”

一巴掌還未落下去,卻聽男人重重一聲斥襲來: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腳步聲從玄關處邁過來。

萬滋雅一個激靈,後背發涼,手也懸空。

蘇蜜趁勢便摟著金蔚萊後退兩步。

霍慎修大步走過來,徑直走到蘇蜜和萬滋雅中間,麵朝萬滋雅,對著她就反手一個耳光。

這一耳光,讓整個屋子的傭人都呆了。

雖然都知道這位男主人對這位太太不親近,但也不至於會動手打人啊。

現在,居然打了太太一耳光,而且還是……

還是為了個家庭教師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