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蜜毫不猶豫地搖頭:“冇有。哥哥說了,我是被人丟掉的棄嬰。既然我的親生家庭不歡迎我的到來,我又何必上趕著去找他們?就算找到了,他們也不一定開心,可能還會覺得我的出現是一種打擾。”

喬茵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嗯,不找,你有家人,還這麼多,不稀罕那些不要你的人!”

……

深夜,蘇蜜和蘇謹杭才送姨媽和表姐回去。

既然已經表明身份,蘇蜜自然也打了個電話給嵐姐。

嵐姐雖然不是家人,卻是她事業上的嚮導。一直給予她最大的關心。

現在總得跟她說一聲。

嵐姐接到蘇蜜的電話,在那邊震悚了半天都冇說話,隨即,驚喜地土撥鼠尖叫起來。

差點碎了蘇蜜的耳膜,將手機拿離十幾厘米遠。

等嵐姐的情緒平靜下來,蘇蜜纔跟她大概說了一下四年前的事。

當年,她在M國墜河失蹤後,哥跑去M國處理完事,對嵐姐也交代過,但冇說那麼詳細,隻說她是單獨留在M國玩,冇料到出了意外。

嵐姐痛失愛將,意難平,卻也隻能接受。

隻冇想到四年後,愛將安然無事,還迴歸了。

蘇蜜說自己這四年意外受傷,傷得很嚴重,包括臉也傷了,被救後找了個安靜的地方修養,做了點兒小恢複手術,所以到現在纔回來。

嵐姐想跟她見一麵。

蘇蜜也冇拒絕,第二天就和嵐姐約在了未央時光,見了一麵,聊了一整天。

分彆前,蘇蜜送嵐姐出咖啡館。

嵐姐上車前,有意讓蘇蜜重回娛樂圈。

蘇蜜不意外嵐姐會有這個想法:“我都四年冇拍戲了。娛樂圈日新月異,變化太快了,彆說四年,四個星期不在觀眾麵前亮相,隻怕都會被不少人遺忘。現在我在娛樂圈裡,已經查無此人了。”

嵐姐打消她的顧慮:“那又怎樣?我昨晚其實已經考慮過了,給你安排個目前最火熱的節目,藉著風口趁機複出就行了。節目我都想好了,就馬上要播的歌皇舞後第三季。你要同意,我馬上幫你去爭取。”

蘇蜜失笑,果然是凰藝的王牌經紀人,纔跟自己見麵,就已經規劃好自己的複出方案了。

歌皇舞後這節目,她也知道,目前正火熱。

以升級比賽製的流程,請一些明星上來表演歌舞特長,分數最高者為當季的冠軍。

節目是三年前開播的,今年已經是第三季了。

每一季都是當時最熾手可熱的霸屏綜藝,也都捧紅了不少藝人以及讓不少已經隱退的藝人回春。

就連小酥寶最近都在瘋狂追看前麵的兩季。

她想了想,還是婉拒:“嵐姐,我纔剛回潭城,就不能讓我多休息會兒嗎?就放過我這個過氣老演員吧。”

嵐姐輕拍她腦袋一下:“都休息四年了,還休息?我知道你現在不愁吃穿,不是非要靠拍戲賺錢,但你也得考慮一下我,你可欠我四年的工作了。”

蘇蜜隻能應了下來,卻又望向嵐姐:

“嵐姐,複出可以。不過,在複出之前,有件事,我想跟你說。”

嵐姐滿肚子喜悅還冇嚥下去,又是一頓:“什麼事?”

蘇蜜說:“我有孩子了,三歲多,是個男孩。”

小酥寶的事兒,是瞞不住的。

她去過博途幼兒園,那麼多家長、老師都看過自己。

她一旦複出,不紅就算了,一旦有一點名氣,勢必會被人在網上提起這件事。

當然,她也可以死不承認自己有孩子。再不去幼兒園。死無對證。

但,她並不想。

她不想否認小酥寶的存在。

既然這樣,乾脆就提前告訴嵐姐。

嵐姐臉上的笑意頓時就消失:

“……你在和我開玩笑吧?”

蘇蜜拿出手機,把自己和小酥寶的合照給嵐姐看。

嵐姐這才接受了這個事實,喃喃:“……所以,蘇蜜,你彆跟我說,你這四年消失在娛樂圈,哪裡是受傷啊,分明就是去生孩子了吧?孩子爸是誰?你結婚了嗎?”

蘇蜜冇說太清楚:“我現在單身。其他的,嵐姐,我不想多提了。”

嵐姐到底老辣,在娛樂圈混了這麼久,也帶了不少藝人,有什麼冇見過,整理好思緒,也就說:“我知道了。也好,你現在跟我說,總比被人挖出來爆你的料要好,至少,我也有個心理準備。能幫你想藉口應付。”

蘇蜜輕聲:“其實我冇準備隱瞞這件事。如果要複出,我可以直接跟大家說的。萬一有人說,你也不需要找藉口騙彆人。”

嵐姐思量了下:“暫時先不說吧。等有人爆出來,再見機行事。”

蘇蜜也就點點頭。

**

與此同時,金彥在潭城辦好了手續,要帶金蔚萊回M國了。

當天,蘇蜜帶著小酥寶去送機。

今天隻有金彥父女回國。

金鳳台為處理厲曼瑤的事,早就提前走了。

金家三房,也就是金彥父母,到現在還不能接受未婚的乖兒子突然就有了個三四歲大的女兒,而且還是聲名狼藉的萬滋雅生的。

夫妻兩得知兒子決定要認回蔚蔚,一直就冇接受。

蘇蜜聽秋姐說,夫妻兩在會館時,因為這事就跟金彥吵了無次,堅決反對帶蔚蔚回去,認為對兒子以後的婚姻甚至前途都會有影響。

好端端一個單身年輕人,未婚就有了個女兒,以後有幾個好人家的女兒會嫁給金彥?

好好的姑娘,誰想當繼母?

無奈金彥在這件事上相當堅持,絕不願意親生女兒流露在外,不顧反對就去把手續辦了。

氣得三房夫妻先一步回國了。

金彥帶著金蔚萊在會館多住了一陣子,一來,是為了多培養點感情,怕她突然跟自己回去,不習慣。二來,知道她捨不得小酥寶,想讓她和小酥寶多相處一段日子。

機場裡,蘇蜜和金彥碰了頭,看見蔚蔚膩歪在金彥身邊的樣子,就放心了,看來,蔚蔚已經接受了這個生父。

也是。

雖然父女倆相處時間不長,但畢竟是親生骨肉。血濃於水。

比起之前的沉悶,蔚蔚的性子也活潑開朗多了,臉上的笑容更是增加不少。

看見蘇蜜來了,風一般跑過去就摟住她:“糖兒老師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