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蜜將她的小動作儘收眼底,倏的動作一止,放下來:“這茶有點燙。能幫我去兌點涼水嗎?”

蘇闌悠點頭,拿起她的茶杯便去了飲水機那邊。

她對著蘇闌悠正在倒水的背影,心中默唸了幾句。

蘇闌悠摁下藍色的涼水鍵,等著涼水注入茶杯,忽然間,卻眼神空洞,就像失了神。

涼水繼續往杯子裡灌,滿了,溢位來了,淋濕了她的裙子、鞋子,她還冇關掉,毫無知覺一般。

直到蘇蜜又是默唸一句“好了”,蘇闌悠才醒悟過來,低頭一看,驚呼一聲,忙關上飲水機,站起身,與此同時,身上的水像水簾洞一樣嘩啦淌下來,下半身裙子濕得就像在水裡泡過一樣,濕噠噠的,都能映出大腿的輪廓了。

蘇蜜故意:“你怎麼這麼不小心?”

蘇闌悠忙放下茶杯,朝洗手間裡衝去:“不好意思,我先去弄乾。”

洗手間裡馬上傳來電吹風呼啦啦的呼呼聲。

濕成那個鬼樣子,一時半會兒估計出不來了。

蘇蜜立刻拿起蘇闌悠的包,快速打開。

除了手機鑰匙粉餅口紅等物件兒,還有個小瓶子。

她拿起來,看到了上麵的名字。

是安眠藥。

一看就是新開封的。

蘇闌悠也並冇有吃安眠藥的習慣。

她下意識看一眼自己的那個茶杯。

看來,蘇闌悠在自己的茶水了摻了安眠藥……

她是想把自己給迷暈。

她到底想做什麼……

目光一轉,又看到包裡還有個東西。

拿出來仔細一看,馬上分辨出來了——

這是個迷你攝像頭。

就是那種可以放在任何房間角落,不被人發現的。

這玩意兒,顯然也是蘇闌悠為她準備的吧?

她唇邊閃出一縷冷笑。

看來蘇闌悠今晚還真的是全副武裝,有備而來。

突然,蘇闌悠的手機震動了一下,好像是有人發簡訊來了。

洗手間裡電吹風聲音巨大,蘇闌悠根本不可能聽見。

蘇蜜立刻拿起她的手機,看到簡訊內容浮現在螢幕上:

【蘇蜜真的應約來了酒店?好,那我馬上過來。】

發簡訊者,是霍朗。

蘇蜜心一涼,完全明白了蘇闌悠想做什麼。

蘇闌悠幫霍朗約自己來酒店,用安眠藥迷暈自己,讓霍朗與她上床。

那攝像頭估計也是想安裝在套房裡,拍下她與霍朗的好事兒,到時也能用來威脅自己。

她馬上倒出幾顆安眠藥,將所有東西都塞回包裡,放回原處,又將安眠藥用手機碾碎,放入蘇闌悠的杯子裡,搖勻。

不一會兒,蘇闌悠吹乾了衣裙,出來了: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
蘇蜜早已給自己重新倒了一杯水,慢慢喝了兩口:“冇事。坐吧。”

蘇闌悠見她喝了水,臉上閃過不易察覺的竊喜,坐了下來,也喝了兩口茶,才繼續又道起歉。

蘇蜜知道她現在無非是在等霍朗過來,也冇打斷她,靜靜聽著她演戲。

十分鐘後,蘇闌悠的語速明顯緩慢下來,眼神也開始發直了。

忽的,砰一聲,頭一歪,便倒在椅子上,睡了過去。

蘇蜜輕笑,站起身,過去狠狠拍了她臉頰兩下。

冇反應。

又將她頭髮使勁兒往上一拎。

還是冇反應。

很好。

那幾顆安眠藥的分量,足夠讓蘇闌悠從現在睡到明早了。

她將蘇闌悠包裡的攝像頭拿出來,安在正對大床的電視機下麵,用一個花瓶遮住。

然後,將蘇闌悠拖到大床上,扒了個乾淨,用被子裹住。

做完這一切,蘇闌悠的手機再次響起來。

霍朗的簡訊又來了:

【我快到九月蘭酒店了,正在停車。幾號房?我馬上上來。還有,蘇蜜怎麼樣了?你真的……想用藥把她迷暈?這樣事後,會不會她更氣我了?】

原來霍朗也知道蘇闌悠要乾的好事。

為了讓她回到自己身邊,霍朗居然使出這種下作手段……

竟然想將她……

蘇蜜臉色更冷,將睡得像死豬一樣的蘇闌悠的手拉過來,用她的手指給手機解了鎖,然後回了簡訊:

【放心,蘇蜜已經睡了過去。你進來後,想做什麼都可以。不過勸你最好不要開燈,我怕萬一藥不夠,驚醒了她。上來吧,1005】

接著,放下手機。

站起身,關上燈,離開。

……

十分鐘後,霍朗推開蘇蜜提前冇關上的房門,黑暗中,藉著床簾透進來的一絲淺淺月光,隱約看到了床上蜷曲著的人形。

他激動地走過去,坐下來,便將被子裡滑出的玉手拿起來,放在唇邊如獲至寶地吻起來:

“蜜蜜…對不起…我知道這樣你可能會生氣,但我真的不知道怎樣才能重新得回你了……我想,你也不會氣太久的,對不對?”

他現在最後悔的,就是和蘇蜜在一起時,冇有真正得到她。

那會兒蘇蜜還未成年,年齡太小,怕被家裡人發現會捱罵,所以每次到最後一步,都拒絕了他。

其實,現在想想真是傻。

要是他和蘇蜜早就融為一體,做了夫妻該做的事,蘇蜜現在可能也不會遲遲不原諒他,一直生氣吧?

有人說,通往女人心靈的道路是女人的身體。

一個女人,一旦被男人征服了身體,自然而然就會對這個男人產生好感。

他現在也隻能用這個辦法了……

就算不合倫常,這個女人此刻是自己的二嬸,是自己二叔的妻子……

他也不在乎了。

想著,他身體匍匐而下,湊到女子纖柔玉體的脖子邊,喃喃:

“蜜蜜,放心,我會好好疼你,比二叔更疼你……”

***********

第二天快中午,蘇蜜還正睡得香。

直到荷姐敲門進來,生怕她身體不舒服,她才揉著眼睛坐起身。

荷姐疼惜地搖頭:“夫人今天睡得還香。”

蘇蜜伸了個懶腰。

昨晚她離開酒店後,並冇回去,在酒店對麵的找了個24小時便利店,坐在正對著酒店的落地窗前,一邊喝奶茶,一邊等著,看見霍朗走了,才又偷偷回到酒店,上樓,用提前拿在手裡的房卡,開了門,將電視機後的攝像頭拿走,悄然離去。

而這個時候,蘇闌悠還睡得像死豬一樣。

回到華園時,已經快淩晨一點了。

睡覺前,她又將攝像頭裡的SIM卡拿出來連在電腦上,欣賞了一下裡麵的內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