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酥寶也吵著想去,無奈因為上學而被迫放棄。

蘇蜜答應多拍幾張照片給他看,小傢夥才勉強開心起來。

霍慎修早上在公司處理一下公務,結束了也會過來。

禮服行是霍氏旗下一處產業。

員工都是霍氏內部人員,知道這次的主顧不一般,是大老闆夫婦,更是精心。

今天特意清場,隻留了行內經理和兩個助手招待。

蘇蜜一進去,經理全程忙前忙後地服務著。

主婚紗是蘇蜜親手設計,交由禮服行去打板、裁剪,做出成品。

之前在電腦上已經看到過成品了。

試衣間裡,蘇蜜換上自己親手設計的婚紗,更是比想象中更好。

女經理為她牽著婚紗裙襬,臉露驚豔,笑道:

“蘇小姐真的太漂亮了。”

倒也不是恭維老闆娘。

是真心話。

雖然在電視上早就見過這位蘇小姐的美貌。

但現在才知道,電視裡瞧見的顏值,真的不如現實中的一半。

真人站在麵前,仿若女神,令人有種輕微暈眩的感覺。

作為網上衝浪者,女經理也大概聽說過霍董與這位蘇小姐的一些經曆,約略知道兩人分分合合的傳奇。

此刻看著蘇蜜,更是恭敬客氣,有種說不出的羨慕與祝福。

蘇蜜和女經理聊了會兒,收到霍慎修的資訊,得知他快到了,乾脆穿著婚紗走出去,在外麵等他。

女經理陪著她來到大廳,給她拿飲料去了。

蘇蜜坐在落地窗邊,百無聊賴地看著窗外。

不一會兒,看見一輛熟悉的黑色轎車在禮服行對麵馬路邊停下來。

霍慎修從車上下來,朝這邊走過來。

蘇蜜笑靨綻開,正要隔著落地窗對著他揮手,突然看見一輛銀白色小轎車也尾隨跟上,停下來。

然後,那輛小轎車上走下一個女子。

女子挽著長髮,穿著白色針織外套,下身是藏藍色寬腿長褲。

個子高挑,苗條。

看著隨意的打扮,隱藏著不顯山露水的好身材。

五官不屬於一看就驚豔的那一類型,但清清冷冷,有種冰山美人的感覺,很是吸引男人的那種。

女子看見霍慎修便快步追過去,喊了一聲。

霍慎修看見她,腳步一停,轉過身,與她說起話來。

隔著窗戶,蘇蜜聽不到兩人在說什麼,也看不到霍慎修的表情。

隻看到那女子似是越說越激動,最後,將霍慎修的手一拉,想要帶他走,似乎不想讓他進禮服行。

蘇蜜心情驟如驚濤駭浪。

霍慎修甩開那女子的手,說了幾句什麼,轉身,仍是朝禮服行這邊走來。

蘇蜜看見那女人一個人站在路邊,皺著眉盯著霍慎修的背影,最後搖了搖頭,似乎還歎了口氣。

她心神一動,拿出手機,嘗試著撥了顧傾若的電話。

果然,窗外,馬路對麵,那個女人立刻就看向手裡的電話,然後接起來。

是她。

馬路對麵的這個女人,就是那個最近總是跟霍慎修打電話、還飛去過m國的顧傾若!

蘇蜜呼吸凝住,看見顧傾若已接了電話。

自己握著的手機裡,傳來女子疑惑的聲音:

“喂,哪位?”

正這時,霍慎修已踏進了禮服行。

蘇蜜匆匆掛了電話,看見他眼睛一亮,大步朝著自己走了過來。

他看著她。

小女人就像個自然發光的光源,吸引了周遭一切。

他眼眸裡滿滿都是挪不開的眷戀和欣賞,停定在她麵前,便情不自禁抬起手去愛撫她秀髮:

“你今天好美。”

蘇蜜見他將自己的手拉起來,攥在掌心,才一個條件反射,抽出來。

霍慎修眉心一沉:“怎麼了。”

蘇蜜調勻呼吸:“剛纔我看見你和一個年輕女人在外麵,她是誰?”

霍慎修見她看到了,臉色一動,抬起手摸了摸她的秀髮,唇邊沁出笑意:

“我的小新娘不是吃醋了吧?”

她將他的手輕輕抓住,拿下來,一臉嚴肅:“認真點。”

霍慎修看出小女人是真的不高興了,這才正色:“合作商。找我有急事。我說今天不行,把她打發走了。”

蘇蜜盯著他:“這個合作商和你真的還挺親密的,居然知道你今天要陪我試婚紗,還總是打你的私人電話,甚至還能飛去m國見你,甚至能讓你故意騙我說金家礦產出事了。”

霍慎修眉峰一聳,深深看向她。

終於知道她這幾天心神不寧的原因了。

原來,早就知道了。

她見他並冇否認,心頭莫名發酸:“她叫顧傾若?”

霍慎修淡定凝視著她:“你覺得我和她有什麼?”

“不然?”

霍慎修將她的手一拉,扯到自己懷裡:“我向你保證,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。”

冇什麼關係,還和她私下見麵,頻頻聯絡,今天那女子還特意跑來禮服行,阻攔他進來?

蘇蜜覺得他把自己當小孩子一樣哄,推開他:

“那是什麼關係?為什麼你和她在m國私下見麵,耽誤了回國,卻騙我是礦產出事?”

霍慎修凝視著她,並冇出聲。

蘇蜜驀然好笑:“霍二爺連解釋都不知道怎麼解釋了嗎?”

霍慎修還是那句話:“因為根本就冇必要解釋,我和她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她不信若是沒關係,他會和一個女人私下那麼頻密往來。

她睫毛一閃:“那為什麼我們公開關係的事,你一拖再拖?是不是潛意識裡,你根本就不想辦這場婚禮,或者說你想結婚的對象,根本就不是我?”

他遲疑了一下。

短暫的猶疑,讓蘇蜜心頭更是被什麼捶了一下。

繼而,一股說不出的酸澀湧上來。

她直勾勾盯著他:

“結婚的事,要不再考慮一下吧?不用那麼急的。”

撂下話,就朝更衣室走去,想將婚紗換下來。

霍慎修上前抓住她的手,將她掰回來:“我們證都領了。”

“再領個離婚證,也不麻煩。”蘇蜜止住腳步,回頭賭氣道:“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,不是嗎。”

他將她的手攥得緊緊,目光亦一直駐紮她臉上,冇有分毫挪動,語氣堅決鏗鏘:

“蜜蜜,我再說一次,我和她,絕對不是你想象的那種關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