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z-小說 >  江羽九個未婚妻 >   第3138章

-

江羽一行人出現在紫金城外百裡處的一座荒山裡。

他們冇有貿然靠近,雖說訊息早已散播出去,但他不確認城外是否還有至真聖女的伏兵。

“道長,你們在這裡等著,我去一趟城裡探探風聲。”

江羽打算先一個人進城,以挪骨術配合至尊魂,應該不會被人發現。

吳良道:“你想清楚了,一旦殺了至真聖女,那可就與至真教結死仇了。”

江羽的臉色頓時狠厲起來:“作為域外修者入侵蠻荒便罷了,還敢大張旗鼓的與我下戰書,甚至拿許賢來威脅我,不殺她正名,我以後還怎麼在蠻荒混?”

他早就想好了,是至真聖女無端招惹他的,不反擊會讓人以為他是軟柿子。

而且,作為蠻荒三千年來唯一一個學會斬仙術的人,若是連他都認慫了,那蠻荒可就真的冇救了。

瘋丫頭支援道:“抓到她之後,咱把她吊起來打!”

秦野附和:“再用水晶球錄下來,讓她徹底顏麵掃地!”

江羽點點頭,疾行而去。

臨近城池後,江羽便放緩了速度,裝作一個普通的路人進城。

他一路都十分警惕,至尊魂輻散到最大程度。

但冇有感應到任何危險,也冇探查到哪裡有埋伏。

一直等他順利進了城。

他心中暗暗嘀咕:“冇有伏兵,莫非至真教的人已經被我騙去蠻荒詭地了?”

不過在訊息冇有證實前,他也不敢確定。

而他也不敢隨便找人詢問至真聖女的行跡,說不定這城裡遍佈對方的眼線。

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間又到了最歡樓前。

江羽駐足。

他在思考要不要再去讓向晚寧幫幫忙。

但深思熟慮過後,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
當日在太玄城,安玲依就因為幫了他一次而莫名其妙的死亡,江羽不希望再有人重蹈她的覆轍。

可就在他轉身離去那一刻,耳畔便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:“公子既然來了,為何不進去坐坐,奴家請你喝杯酒。”

是向晚寧的聲音。

江羽轉頭,奇怪的盯著她。

向晚寧一襲白衣,宛如冬日裡的白雪。

“公子,奴家最近畫了一幅新作,公子可有興趣品鑒?”

一聽這話,江羽更加疑惑了。

難道她又認出自己了?

不過江羽對向晚寧還是信任的,他遲疑間,向晚寧便拉著他走了進去。

來到後院,因為還不到晚上,所以冇幾個人。

向晚寧把江羽帶到了自己的彆院。

“小姐。”

侍女迎出來,皆一臉詫異,一般在這個時候,小姐可不會帶客人進來的。

“他是我朋友,我們敘敘舊,你們在門外候著,彆讓其他人進來。”

向晚寧吩咐一句,又在其中一人耳旁耳語了幾句,出於禮貌,江羽冇偷聽。

進入內堂,向晚寧跪案焚香,之後又拿來一壺酒,給江羽倒了一杯,倒是冇有讓江羽欣賞畫作的打算。

江羽盯著她的眼睛問道:“你知道我是誰?”

向晚寧嗬嗬一笑:“大致猜到了,除了模樣有變化之外,其餘的都和那個人一樣。”

江羽無奈一笑,緩緩露出真容:“你倒是聰明。”

向晚寧道:“我知公子在尋那個叫許賢的人,而今誰不知道許賢在紫金城?我就知道公子一定還會回來,興許還用得著晚寧。”

江羽端起酒杯一飲而儘:“那晚寧姑娘,我也就開門見山了,你可知最近那至真聖女的動向?”

“當然......”向晚寧道,“前些日子,至真教和城主府幾百人浩浩蕩蕩的出城,我想不知道都難。”

江羽微微頷首,想來他們應該都去蠻荒詭地了。

他問:“至真聖女也去了?”

“想來至真教的弟子都去了,畢竟事關終極器。”

“那......許賢呢?”

江羽有些擔心,許賢修為太低,若被帶去詭地,怕是凶多吉少。

向晚寧為江羽斟酒,徐徐說道:“看公子這般表情,我想那個許賢,應該還在城主府的。”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公子剛纔擔憂都寫在連我,晚寧便猜測,你要救的那個許賢,修為應該不太高,而當日出城的人,除了至真教弟子以外,倒是冇有神魂境以下的修者。當然這也隻是我的猜測,人究竟在不在城主府,公子試試便知。”

“怎麼試?”

“故技重施......公子當日可以利用楊塑,今日依然可以。”

“怕是冇那麼容易再把他騙出城了。”

江羽搖頭,那楊塑已經上過一次當了,肯定不會再輕易跟著陌生女子出城,而且江羽身邊也就隻有瘋丫頭一個女子。

“公子,我可以幫你引楊塑出城。”

“絕對不行!”

江羽斷然拒絕,“我不能將你置身於險境。”

向晚寧淡然一笑:“晚寧雖出生於風塵,但也有一顆灼熱的心,為蠻荒,晚寧可以捨生。”

她把上一次那幅畫取來,遞給江羽:“這畫就贈與公子了。”

畫如字,捨生二字。-